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寻找幸福感(新传说)

时间:2019-07-23

  朱兵是个个体老板,这几年在商场一路摸爬滚打,钱是越挣越多,但朱兵却感到自己的幸福感越来越少。他决定花钱买幸福。

  朱兵先是去了车行,拣最贵的豪车买下一辆。可他只兴奋了一周,就意兴阑珊了。

  一招不行,朱兵又跑到酒吧里寻找刺激。看到一个美女不错,就上前搭讪。美女没理他,朱兵从兜里掏出豪车钥匙扔到桌上,美女看后眼睛一亮,连忙殷勤地为朱兵斟起酒来。朱兵扔下一沓钱,走了,他感觉一点儿意思也没有。

  朱兵甚至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到医院一查,却说啥事也没有。但朱兵止不住地唉声叹气,心想,小时候咋那么快乐呢?小时候?对,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保不准能治好自己的病。

  朱兵要找的人小名叫三猴子,是他的发小。当年,两人一块玩耍,特别快乐。长大后,朱兵搬到了城里,三猴子始终住在乡下。朱兵想,重温过去,说不定就能找到幸福感了。

  第二天,朱兵径直把开到三猴子家门口,他看到三猴子正躺在院子里的一个躺椅上。媳妇在一旁择菜,和他有说有笑,一副其乐融融的情景。朱兵没想到三猴子现在竟过得如此逍遥自在。他按了下喇叭,从车上走了下来。

  三猴子听到声音从躺椅上起身,看到朱兵,大步迎了上去:“大兵,你回来咋不提前说一声呢?来,快进屋。”三猴子一边招呼老婆赶紧打酒烧菜,一边安排朱兵坐下端茶递烟。朱兵心里暖暖的,这次回来,他啥礼物也没带,可三猴子似乎毫不在意。

  两人寒暄了好一阵子,三猴子问朱兵:“这次回来,是有啥事?”朱兵说:“三子啊,我现在常常做梦都是我们儿时的情景,我今天回来,就是想重温下我们当年的游戏,拉拉咱兄弟的感情。我们从小爱玩啥,你还记得吧?”

  三猴子笑着说:“你们这些城里人啊,就是怪事多!行,吃完饭,当年我们玩的,我都还能找得到,你要是想玩啥,我陪你。”

  吃饭时,三猴子夹了一块肉到朱兵碗里,说:“还记得小时候你家里来客,你为了多吃点肉,把肉藏在碗底,躲在我家吃,你说,最幸福的是家里来客有肉吃。”

  朱兵说:“现在啊,完全找不到一丁点儿那种感觉了。”三猴子意味深长地说:“唉,其实菜没变,变的是人。”

  吃完饭后,三猴子领着朱兵到了村子东头说:“你看,这个门楼里的土坯缝里,有好几个麻雀窝呢,是你上还是我上?”

  一瞬间,朱兵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当年,不假思索地说:“跟当年一样,找把梯子,我上。”

  很快,三猴子搬来一把梯子,许是好多年没掏鸟窝了,朱兵好半天才掏出个鸟蛋,他将鸟蛋摊在手心,可他并没有感受到儿时的快乐,却想到了菜市场里成箱子的麻雀蛋,只要有钱,要多少就能买到多少。他拼命地摇头,想摇掉这想法,可心态变了,再摇也是枉然。

  三猴子不明就里,忙问朱兵怎么了,朱兵借口头上落了根羽毛,含糊了过去。下来后,他怅然若失了好半天,三猴子瞥了他一眼:“勾起回忆了?当年咱们还玩过玻璃珠呢,要不要再试试?”朱兵听后,眼睛一亮,忙说好。

  三猴子找来了几颗玻璃珠,依照儿时的玩法和朱兵玩起来。好不容易玩完了一个回合,两人打成平局,朱兵喊了停,如此幼稚无聊还累人的游戏,他实在无兴趣玩第二局。朱兵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眼里失望的神色越来越浓。

  三猴子盯着朱兵,说:“大兵,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有啥事?有啥事你可别瞒着我。”

  “哪有事?就是回来看看玩玩。”朱兵慌忙移走了失望的眼神。

  “你像只是回来玩玩的吗?大兵,到底咋回事儿?”

  朱兵嗫嚅了半天,在三猴子的一再追问下,终于来了个竹筒倒豆子,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三猴子听完,只说了一句:“你们这些有钱人啊!”然后就不再说话,好一会儿,他忽然给朱兵倒了一杯水,“你在家喝口水,我去去就回。”一支烟的工夫,三猴子回来了,说:“太好了,我刚到堰沟看了下,那里的水还不深,走,我带你去看看。”

  朱兵一听这熟悉的名字,一下子想起来了,小时候,他和三猴子经常去那里捉螃蟹。记忆中,那是童年最快乐的事了。他连忙跟着三猴子往堰沟走去。到了那儿一看,沟里的螃蟹洞若隐若现,朱兵暗想成败在此一举了,即便找不回感觉,能捉点螃蟹也算不错,便脱了鞋子,嚷道:“今天,我要捉几个大螃蟹,这家乡的螃蟹最美味了。快下来,咱们比一比。”

  两人下了沟,顺着洞捉起螃蟹来,突然,朱兵感觉脚底一阵钻心的疼痛,不好,踩到什么了。朱兵赶忙上了岸,一看,脚底划了一个大口子,这时,三猴子从水底摸出一个玻璃渣子,也跟着上了岸,原来他的脚也被划开了,他从身上的背心上扯下一条布,先帮朱兵包扎了下,然后又给自己包扎了。

  脚划伤的二人只好打道回府,朱兵想早点回城把伤口处理下,就和三猴子道了个别,开车离开了。回到城里后,朱兵觉得此行完全就是个闹剧。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这天,朱兵忽然接到三猴子的电话。电话里三猴子吞吞吐吐地说想找朱兵借点钱,朱兵问三猴子借钱干啥。

  三猴子半天才说:“我给你说件事,你千万别告诉别人,我得了艾滋病,前天才查出来的,唉!”

  “啥,艾滋病?”朱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三猴子咋患上了这毛病呢?一定是不检点或者血液感染,忽然,朱兵想到了什么,上次捉螃蟹,他们的脚都在水里划出血了,难道是那个时候感染的?

  朱兵到处找医生,医生都说:你这从理论上不排除感染,如果是第一时间,可以吃阻断药,可现在都过了这么久了,再等等吧,等到了窗口期,再确诊下!“

  接下来的日子,朱兵每天是茶饭不思。先开始,他后悔去捉啥螃蟹,到后来,他变得沉默寡言,他忽然觉得,拥有健康就是最大的幸福啊。

  可以确诊的时间终于到了,这天,朱兵忽然又接到了三猴子的电话。三猴子问:“大兵,最近还好吧?”朱兵冷着脸说:“你要是好,我就好!”

  “我很好,每天能吃能睡。”

  朱兵奇怪了,就问他:“你不是得了……”“弄错了,我三猴子啥样的人,我啥病也没有……”

  朱兵听到这儿,手机掉到了地上,好半天,他哭了起来。劫后余生的朱兵一下子像换了个人,他突然感觉活着就很幸福。

  夜里,他拨起了三猴子的电话,想和他分享这种感受。可是三猴子的电话却咋也打不通,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朱兵的心头。

  天刚亮,朱兵的车就停在了三猴子家门口。三猴子家的大门紧锁,显然屋里无人。朱兵正要走,三猴子的媳妇桂花提着一个包袱回来了,她一见朱兵,吃了一惊,朱兵迎上前去:“弟妹,三子在哪家医院,快告诉我?”

  “三子,他在乡卫生院,你,你都知道了?”桂花吃惊地说。

  朱兵眼前一黑,看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三猴子昨天给自己打电话,看来是不想自己担心。朱兵摇摇晃晃,桂花关切地说:“这事与你关系不大,你别担心。”

  一听这话,朱兵晃得更厉害了:“感染没感染,看天意了。”

  桂花说:“昨天三子不是告诉你了,他那是没有的事,你咋还担心这个?”“这三子都住院了,你别骗我了。”朱兵惨然一笑。

  桂花一愣,忽然笑了起来:“看你们这事闹的,三子是摔倒了才住的院。”原来昨天三猴子给朱兵打完电话后,就哼着小曲到堰沟边散步,谁知在下一个坡时,由于上次的脚伤未好,一不小心摔了下去,这才被送进了医院,脚伤是初陪朱兵留下的,桂花怕朱兵自责,所以才说与他无关。

  朱兵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巨大的幸福感重新包围了他。可忽然间,他发现了个奇怪的问题,这三猴子干吗要说自己得了啥艾滋病呢?这咋感觉像是一场戏啊?

  朱兵忽然明白了什么,问:“弟妹,哥问你一句话,堰沟里的碎玻璃都是三子撒的对不对?我知道,三子煞费苦心将自己的脚划破,都是为了帮我找回幸福感,可这让我如何过意得去啊?”

  桂花说:“大兵哥,你不要想那么多,这些都是三子心甘情愿去做的。三子说你感觉不到幸福,是因为你的生活就像是大口喝酒,只追求数量上的高大上,而不知去细细品味,拥有时不知道珍惜,反倒骑着毛驴找毛驴。三子说幸福有时是向内去寻找的,他说他只有用这个方法才能帮到你。”

  朱兵一想,三猴子的话还真是这个理呀。他问:“可三子受了这么大的苦,他有怨言吗?”

  “他快乐着呢!”桂花脸上浮现出了笑容,“三子说,只要你因此而幸福,就是他最大的快乐,他一直都以助人为乐,他说,这是他幸福的秘诀。”

  帮助人是幸福的秘诀?朱兵若有所思,他要收藏这个秘诀,等下先去医院看望三子,然后他要用这个秘诀去留住幸福。

达到当天最大量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安徽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jstongyang.cn 技术支持:安徽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