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浙江平湖“息事无讼”:擦亮基层社会治理“无讼”品牌

时间:2019-11-10

新华社嘉兴11月4日电(见习记者刘芳琦)“39”、“25”和“11”。在浙江省嘉兴市平湖市新代镇星光村,村支书徐强自豪地向记者指出了三个数字:2017年,星光村在平湖市法院有39起诉讼,2018年降至25起,2019年至今只有11起

星光村的诉讼纠纷“走下坡路”,依靠平湖近年来探索和推动的“非诉讼”工作,调解诉讼,解决现场冲突 这种新的基层社会治理方式不仅从源头上有效减少了矛盾和纠纷,而且促进了传统非诉讼文化与现代法治精神的融合。

3日,国内外公共管理领域的顶尖专家齐聚首届“一事不再诉”文化与当代社会治理陆稼书高峰论坛,探讨新时期的“乔峰经验”,以及围绕平湖“一事不再诉”这一基层社会治理新途径,完善“诉讼源头治理”机制的有效方法。

陆稼书雕像。 刘方齐 摄

陆稼书雕像 刘芳琦从源头活水创造平湖“非诉讼”文化的思想可以追溯到被誉为“世界上最干净”的平湖文化名人陆稼书

"陆稼书任嘉定县、灵寿县知县时,"动之以情,理解之以理,类比之以法"的"不诉"理念受到人民的高度尊重,使两县和平相处,法院可以种草,从而没有诉讼。 ”平湖市委书记齐海龙在论坛讲话中提到

陆稼书倡导的法律文化价值观在当前平湖基层社会治理中仍然可以“运用”。

近年来,平湖和中国其他兄弟县市一样,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容易发生社会冲突和纠纷。 与此同时,基层法院面临着“多案一案”和“案件无法解决”的现实困境

"面对当前转型期基层社会治理的困境,平湖以陆稼书的"无诉讼、无利益"文化为工作理念和方向,推进预防和解决冲突与纠纷的屏障,建设"无诉讼村(社区) " ”齐海龙说道

从2017年开始,平湖深入挖掘“无讼”文化,积极探索创新,创建“调解第一,诉讼终结”制度,打造“无讼”基层社会治理品牌 今年1月至9月,平湖法院案件数量同比下降8.2%,其中民商事案件数量同比下降13.9%,逐渐形成“无光易谈,无纠纷”的良好氛围

”平湖的“无讼”实践是一种遗传文化的传承 传统治理文化与现代治理文化的结合激发了村民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带来了村民的文化自律。 ”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党委书记姜小平说

陆稼书雕像。 刘方齐 摄

无诉讼工作室 刘芳琦拍摄“华谊”组合拳打造“平湖之路”

“非诉讼”不能从字面上理解 “不打官司”并不意味着根本不打官司,而是第一次把矛盾纠纷解决在萌芽状态,在基层“无诉讼”不是通过“紧迫诉讼”来掩盖冲突,而是通过“解决诉讼”来解决纠纷 ”嘉兴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孙贤龙说道

平湖在建立“非诉讼”村(社区)和“非诉讼”工作坊的过程中,创新完善了“提出、讨论、调整、监督、评估”的“非诉讼”五步工作方法。它进一步拓展了“发现问题谈判讨论调解处置监督指导协议评估”的非诉讼路径,为基层治理挑动了一滩水。

新代镇是陆稼书“无诉讼理念”的发源地,2017年成为“无诉讼”工作机制的试点 沈肖斌是新代镇星光村的村干部,在村里工作多年,群众基础好,工作能力强。 现在他有了另一个身份:村里的非诉讼律师。

“星光村目前有一个由8名党员、干部和班组长组成的非诉讼律师团队。自成立以来,它解决了许多矛盾。 ”例如,沈肖斌说,承包商和租房者拖延租房是村里的一个大问题。去年年底的收款率约为70%。有时,在恶意违约或拒绝付款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向法院上诉,这既费时又费力。 启动“无诉讼”试点后,收款率现已接近100%

陆稼书雕像。 刘方齐 摄

首届“无息非诉讼”文化与当代社会治理陆稼书高峰论坛在平湖举行 王刚的照片

“不仅仅是在农村,“无诉讼”的概念实际上对城市治理有影响,比如红色财产 齐海龙以最近平湖红房产为例,解决了社区“停车难”的问题。社区中的“红楼”(Red Chamber)通过减少5%的绿地面积,增加140个停车位,满足业主的停车需求,进一步推进了冲突和纠纷的屏障,从而增强了人们的归属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市一级有“非诉讼工作中心”,镇一级有“非诉讼工作室”,村一级有“非诉讼站”。该站汇集了来自各方的力量,包括非诉讼调解人、非诉讼志愿者、法律顾问和和平部长.平湖正在通过创建“四平台、一个中心、一个网格”的社会治理体系,完善“三管齐下”的机制

关于平湖的“非诉讼”路径,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美国国家行政科学院院士杨开凤认为:“未来,平湖实践可以为中国基层社会治理提供更好的经验,包括如何更好地建立评价指标体系,如何更好地探索应用科技和数据,如何更全面地协调和关注成本效益,这也是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完)

[编辑梁静:]

-

  • 友情链接:
  • 安徽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jstongyang.cn 技术支持:安徽新闻网| 网站地图